關於「害怕失去自己」

今天我回到家之後心情很煩悶,什麼事都不想做、也提不起勁。眼睛沒有離開過手機,不想做正事、不想讀經,好像在耍廢卻怎麼樣也無法放鬆下來。

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,明明在學校都還心情愉悅,回到家卻有種被緊繃感壟罩的感覺。跟w通電話一邊回想自己的情緒變化,發現在我把教學演示邀請函遞出去之後,情緒就在變質。

在實習開始教課時,對於指導老師單刀直入的回應,挫折了好一陣子。我覺得自己太過脆弱,不甘心本質被貶低的感覺,但也沒有足夠的自信說「自己課堂裡的樣子是我所喜歡的」。

有一次老師問我:「你講話沒有自信,感覺很心虛,是真的做不到?還是這個教室風格不是你理想的樣子?」我當下真的愣住不知道怎麼回應,我害怕著自己在每次議課之後,不僅無法更接近老師的模範,同時還會迷失、遺忘自己自然跟學生互動的模樣(因為那在老師眼中看來,是一場脫序的表現),我每次上課前都在默念「要堅定」、「重複很多次」、「要…」,即使隨著經驗累積,教學不再使我壓力爆炸,但每次上課前總會有倒抽幾口氣的壓迫和不適。

我會不會達不到標準、一錯再錯,也磨損掉自己真正的樣子呢?

回到今天的情緒,在我遞出邀請函給主任時,他說「加油啦!演示就是一場表演,穩穩的過就好」。我笑著感謝他,還說「對啊,還好我選的班級是很配合的班」

其實說出口的剎那,我就開始討厭這種自私的感覺—我慶幸當初沒有選擇難搞的班級來演示,我花心思和焦慮在準備演示的課程。與當初所期待的平常心、一視同仁,是完全是不一樣的狀態。

當我意識到目前為止所做的努力,其實有更多是為了自己的成績、表現及好處,內心羞愧感就油然而生,「憑什麼學生要為我的實習成績貢獻?」,「為什麼我不能夠做自己?」

原來我的煩躁感來自於害怕失去自我的焦慮,我不甘於被現實期待框住、我想要過屬於自己定義的生活、長成我所期待的模樣,我不想要變的好像很市儈的模樣,正是這樣的焦慮使我越陷越深。

在晚上我看到盼世代的的信仰貼文,主題是:七個問題檢視你生命中的偶像。裡面寫到:前一次情緒失控是為了什麼?失去什麼或在什麼事情上失敗會讓你感到絕望?什麼東西讓你覺得自己最有價值?在神面前你最常禱告祈求的是什麼?

信主後在生命上的挑戰或許更不容易,生命意義、身分的源頭、成就與表現,任何可能取代神的事物,都成為我們的偶像。

我看完貼文思考了一陣子,其實我所認為自己真實的模樣,也不盡然是上帝看我最單純的樣子,我想要定義自己是怎麼樣的人,不想被他人或社會眼光框住,但我沒有安靜下來相信神不會讓任何事物抹煞掉在他裡面的價值。

把價值歸回到上帝手上吧!他所創造的我才正在被捏塑,不是用我的手、不透過世界上的價值與身分認同,而是祂親自用他的愛來磨塑。

我不必害怕我失去真實的樣子,因為他是不斷煉淨與更新我們生命的主。

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;我在母腹中,你已覆庇我。 我要稱謝你,因我受造,奇妙可畏;你的作為奇妙,這是我心深知道的。(詩篇139:13–14)

--

我是佩樺,喜歡用文字與圖片紀錄生活。正在練習紀錄上帝所賜的恩典、每個經歷祂的時刻。

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?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
Peihua Lee

我是佩樺,喜歡用文字與圖片紀錄生活。正在練習紀錄上帝所賜的恩典、每個經歷祂的時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