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ihua Lee

來到台北滿兩個月。聽完讚美之泉敬拜音樂會後,我跟W說:「雖然前一陣子一定不會這麼想,但你會不會覺得,這一切祂都安排的剛剛好?」

倒轉到六月底前將結束國小短代,阿公的後事也終於告了一段落,我開始尋找台北的兼職工作或暑期實習。這一次,神沒有像之前一樣設下攔阻,讓我超乎預期的快速來到了台北。

原本以為要開啟很棒的台北生活體驗,卻因為實習公司的目標與自己的工作價值觀差異,每天都在自我懷疑中掙扎。加上親密關係的劇烈摩合,才沒過幾天就像是消了氣的皮球,感到筋疲力竭。

其實,我是很不想服輸,也非常害怕被評價的。

然而在提出離職前,HR的一番話卻給了我新的眼光——
「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形狀,而職缺也有它的形狀。即使是很棒的位置,都需要努力磨掉自己的邊角才能fit in」
「當你發現自己不再想要磨掉某些部分,不代表公司或你是好是壞,或許只是目前我們的形狀剛好不適合你。」

那天我不知道接下來要靠什麼賺錢,但踏出公司後望向天空跟上帝說謝謝。如果沒有這個經歷,我無法體驗到職場裡可以這麼有話直說;如果不是這個經歷,我不會意識到職缺不僅是能力與否的問題。

後來開始了兒童手作DIY的打工,更是神給的機會,讓我從中拼湊出「自己」之於「教學」的想法。

那天久違的和C聊天,C說他渴望進入大都市:「如果沒有經歷,就沒辦法構築自己的樣子;所以我要抓住每個機會,因為如果錯過了,我就以為自己永遠只有這樣,你不覺得很可怕嗎?」

我想了一下,回答說:「可是我覺得,用經歷來定義自己,只會讓我更焦慮。因為今天我被稱讚,我就說自己是個好老師;但明天我教的一塌糊塗,我就說我不適合當老師!這樣,不就一直在打臉自己,最後只會更困惑嗎?」「如果我用經歷在刷自己的價值,那我哪天突然死了,生命的價值就定義在某一個經歷上,才可怕吧。」

C要離開時,我口裡冒出了一段話:
「我覺得,上帝不是要我們裹足不前;但也不是要我們用世界定義自己」
「不是用經歷來定義自己的價值;而是從經歷中更認識自己」

講完這句話之後,我對上帝微笑了一下。兩個月前的我,可能說不出這種話吧!C後來傳了一段訊息,說感覺你離上帝更近一些。我回說:「一開始才不是這樣呢,都是走過的歷程啊~」

兩份暑期打工,原來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

如果沒有短短九天的業務實習,我不會發現原來工作世界不是只有二分法;
如果沒有DIY教學的經驗,我不會更新自己對於教育的想法;
如果沒有剛剛好的兩個月,我不會有機會慢慢地磨合愛與被愛。

如果不是上帝都安排好了,那我不會在這個時間點經歷這些事情。突然想到,恩!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。

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。
(羅8:28)

2022.09

--

--

好久沒有打開這裡,半年裡發生了好多事啊。
離開了安全的彰化,終被環境帶回了嘉義。無助感讓自己痛苦了好一段時間。回到家裡,再次被束縛的感覺使生活難耐,這也才發現我是多麽害怕看見自己的不堪。

這些日子裡面,許多次跟上帝賭氣,明明感受到他要我留在嘉義,不要憑自己的力氣來活成見證;卻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放棄先到台北的規劃。在生活被阿公病情綁著的每一天裡,我討厭犧牲自由來成全家人,這才發現自己的愛是多麽有限。

數不清多少個偷偷哭泣的夜晚,與厭惡自己的想法搏鬥;每次因跌倒而自我放棄的時候,神都用不同的方式激勵我。這段被所有待辦事項綁住的半年,看似枯燥乏味;在信仰上卻是充滿挑戰。

過去時常覺得自己跟神的關係如同女兒與慈父,神總給我很有力量、很接納的感覺,然而我們中間總是隔了一些距離。這半年的日子裡,我更多體會到耶穌的愛,是如此的貼近、平易近人,是如此的單純、好似摯友般的陪伴。當我抱怨神太看得起我的時候,耶穌會幽默的回應我,跟我說「嘿,當然啦,妳可是天父萬中選一的佩佩羊!」(笑)

Way to home

我知道屬靈爭戰每天都在我的家裡進行著,在看似四面受敵的環境裡,卻有神的話、屬靈的弟兄姐妹為我撐腰。在最焦慮的喪禮前夕,神恩典的讓國雄牧師來訪家裡,像是調和的鹽巴,解釋了基督「愛人先於律法」的真理,緩解了我內心磅礴的焦慮。

記得在一邊折蓮花的時候,極看重習俗傳統的小姑姑竟然說:「哎唷,大家攏麻知影佩樺多愛阿公,阿爸常把佩樺的名字掛在嘴邊一直叫餒。」聽完我差點哭出來,讓我擔憂親戚不諒解的心放鬆了許多。

半年裡,我感受到上帝要我長大。

放棄誘人的工作機會、持續枯燥地讀書生活、承受家裡緊繃氛圍、接受與父母的吵架衝突、參與傳統的喪禮儀式…神沒有因為我抱怨或害怕,就挪走那些我哭鬧說「我真不想經歷」的;反之,祂讓我身處其中,並且以超乎我所能想像的方式,讓我經歷祂「每時刻」與我同在。

站在這個點回頭一看,我才知道神要我學會「不論得時不得時,總要讚美神的奇妙作為,因祂是配得稱頌的!」

我的弟兄們,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,都要以為大喜樂,因為知道,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。
(雅各書1:2-3)

2022.06

--

--

親愛的上帝,我是何等的不配,祢卻憐恤我的軟弱、賜給我超乎所求所想。這篇文章,想聊聊關於研究所推甄,祢一路上奇妙的帶領。 我清楚記得,在大學學測推甄的時候,我就在讀書計畫上寫下:未來~成為一名諮商心理師。當時預想著先畢業、就業,累積點經驗和金錢,再往心理師邁進。但是這個內心的負擔和期許,在大學的忙碌中,幾乎被淹沒了。當我更了解職場的現實與待遇,我想:當個老師也還過得去,也認分地準備著往教師邁進;不過看似穩妥的計畫卻在沒繳到費的那刻,被打亂了。 如今我可以感謝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,讓我更真實的面對自己:當一名輔導老師,我合適嗎?我喜歡嗎?我可以勝任嗎?我有持續的熱忱嗎?我想把老師這份職業定位在哪裡?如果不往諮商心理師走,我會後悔嗎? 神確實加給我完全超乎我所能想的際遇,使我沉靜下來面對自己。當時迷茫的我最終也決定先去實習,而我對於這些困惑的答案,也在實習的期間一個一個被解開。 實習期間,我從指導老師單刀直入的回饋中,更明白的理解自己在教師角色上的掙扎;知道自己特質上的劣勢。不過在實習期間最常做的一件事情,可能就是發呆了吧!我常會恍神的自問我想要什麼?神要給我什麼?在萌生「推推看」研究所的想法,蒐集了各校的資料後,就先被實踐家諮的課程吸引,第一個就往實踐準備。

超過我所求所想
超過我所求所想

親愛的上帝,我是何等的不配,祢卻憐恤我的軟弱、賜給我超乎所求所想。這篇文章,想聊聊關於研究所推甄,祢一路上奇妙的帶領。

我清楚記得,在大學學測推甄的時候,我就在讀書計畫上寫下:未來~成為一名諮商心理師。當時預想著先畢業、就業,累積點經驗和金錢,再往心理師邁進。但是這個內心的負擔和期許,在大學的忙碌中,幾乎被淹沒了。當我更了解職場的現實與待遇,我想:當個老師也還過得去,也認分地準備著往教師邁進;不過看似穩妥的計畫卻在沒繳到費的那刻,被打亂了。

大學推甄的讀書計畫

如今我可以感謝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,讓我更真實的面對自己:當一名輔導老師,我合適嗎?我喜歡嗎?我可以勝任嗎?我有持續的熱忱嗎?我想把老師這份職業定位在哪裡?如果不往諮商心理師走,我會後悔嗎?

神確實加給我完全超乎我所能想的際遇,使我沉靜下來面對自己。當時迷茫的我最終也決定先去實習,而我對於這些困惑的答案,也在實習的期間一個一個被解開。

實習期間,我從指導老師單刀直入的回饋中,更明白的理解自己在教師角色上的掙扎;知道自己特質上的劣勢。不過在實習期間最常做的一件事情,可能就是發呆了吧!我常會恍神的自問我想要什麼?神要給我什麼?在萌生「推推看」研究所的想法,蒐集了各校的資料後,就先被實踐家諮的課程吸引,第一個就往實踐準備。

準備推甄的期間,我抱著「反正很可能不會上」的心態,小心翼翼的為期待設限。擔心自己沒有推上,會不知道怎麼回應朋友的關心,封口不太敢跟朋友們分享這件事,想要默默地進行、默默地結束;然而神沒有因此讓我上不了,反而還開了更多的機會,在整個過程中讓我面對真實的自己。

在請教授寫推薦函的時候,他對我擬的推薦函提出質疑:「只有描述優點、不切實際,人都有限制」;當我期待地把自傳寄給高中最好的老師,收到老師「雜亂無章、無法聚焦」的回覆。在回應中,我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害怕,我擔心失去機會、擔心缺點被暴露出來,僅是這樣的小插曲都讓我無法逃避面對自己的軟弱。

在寫自己的生命經驗時,我幾乎可以說是「以淚洗面」完成的。從沒想過在受洗見證後,我會在這個時間點,赤裸的面對自己。一步步蒐集自己與家人的關係,回憶與個案互動中所見的家庭,我也更確定自己對於「家庭」的好奇以及自己在專業上的缺乏。我感謝上帝,在過程中,把過去的每個點,漸漸連成了一條線,我也深刻記得在把自己的備審分享給研究所朋友淮、絜之後,他們告訴我「很為我驕傲」、「很感謝神讓我遇見你」。

--

--

實習的生活中,有充分的機會看見不同人(與角色)對於一個生態、一個學生、一個課堂、一個家庭,可以有多大的解讀差異。其實這也很合理,若我們都站在不同角度,戴上各式各樣的有色眼鏡看向這世界,誰有權柄說誰對誰又錯了呢?

事實是,我們沒有人知道事情的全貌,只有上帝知道。

國一新生班上有個女孩,才開學五天就有三天未到校或是遲到,女孩總是給出各樣的理由,肚子痛、睡不好、今天去領藥、太淺眠。導師也氣呼呼地覺得這個家長有夠難搞;孩子都在說謊、前途實在堪憂。我自己跟女孩聊聊,覺得她真是少根筋,長時間缺乏適當的作息,用各種理由合理化自己常晚到校的事實。

自從我開始得知各樣關於女孩的訊息後、開始與女孩接觸後,我站上了自己覺得對的位置,拿了一副看起來最為合理、符合社會期待與氣氛的眼鏡,用自己覺得對的方式定義了女孩。

那天我坐在辦公室聽見了老師在與女孩國小的老師聯繫,原來女孩的家裡有年幼發展遲緩的手足,母親照顧孩子很辛苦也常會弄得很晚才能睡覺。我聽完之後,嚇了一跳,開始為自己前陣子的自大與自以為感到後悔,也求上帝的饒恕。是啊,誰知道每個人最真實的狀況呢?只有上帝知道。

女孩至今還是常常時未到校,每次打電話給母親,都有各種理由讓孩子遲到或曠課,雖然我覺得每次盯緊孩子上課讓我感到無力,但也越來越知道該放手,如果我打從心底批判這個家庭,既不會讓學生突然變個魔法就出現,也只會讓我每次跟孩子談話都預設濃厚的立場。

批判或定義他人從不是神所給人的工作,而是引誘我們離開上帝的試探。辨識從人而來的眼光,保持清靜的心,可能是我們在混亂的世界當中更需要成長學習的啊。

Don’t be impressed with your own wisdom.
Instead, fear the Lord and turn away from evil.
Then you will have healing for your body
and strength for your bones
(Proverbs 3:7–8, NLT Bible)

--

--

今天我回到家之後心情很煩悶,什麼事都不想做、也提不起勁。眼睛沒有離開過手機,不想做正事、不想讀經,好像在耍廢卻怎麼樣也無法放鬆下來。

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,明明在學校都還心情愉悅,回到家卻有種被緊繃感壟罩的感覺。跟w通電話一邊回想自己的情緒變化,發現在我把教學演示邀請函遞出去之後,情緒就在變質。

在實習開始教課時,對於指導老師單刀直入的回應,挫折了好一陣子。我覺得自己太過脆弱,不甘心本質被貶低的感覺,但也沒有足夠的自信說「自己課堂裡的樣子是我所喜歡的」。

有一次老師問我:「你講話沒有自信,感覺很心虛,是真的做不到?還是這個教室風格不是你理想的樣子?」我當下真的愣住不知道怎麼回應,我害怕著自己在每次議課之後,不僅無法更接近老師的模範,同時還會迷失、遺忘自己自然跟學生互動的模樣(因為那在老師眼中看來,是一場脫序的表現),我每次上課前都在默念「要堅定」、「重複很多次」、「要…」,即使隨著經驗累積,教學不再使我壓力爆炸,但每次上課前總會有倒抽幾口氣的壓迫和不適。

我會不會達不到標準、一錯再錯,也磨損掉自己真正的樣子呢?

回到今天的情緒,在我遞出邀請函給主任時,他說「加油啦!演示就是一場表演,穩穩的過就好」。我笑著感謝他,還說「對啊,還好我選的班級是很配合的班」

其實說出口的剎那,我就開始討厭這種自私的感覺—我慶幸當初沒有選擇難搞的班級來演示,我花心思和焦慮在準備演示的課程。與當初所期待的平常心、一視同仁,是完全是不一樣的狀態。

當我意識到目前為止所做的努力,其實有更多是為了自己的成績、表現及好處,內心羞愧感就油然而生,「憑什麼學生要為我的實習成績貢獻?」,「為什麼我不能夠做自己?」

原來我的煩躁感來自於害怕失去自我的焦慮,我不甘於被現實期待框住、我想要過屬於自己定義的生活、長成我所期待的模樣,我不想要變的好像很市儈的模樣,正是這樣的焦慮使我越陷越深。

在晚上我看到盼世代的的信仰貼文,主題是:七個問題檢視你生命中的偶像。裡面寫到:前一次情緒失控是為了什麼?失去什麼或在什麼事情上失敗會讓你感到絕望?什麼東西讓你覺得自己最有價值?在神面前你最常禱告祈求的是什麼?

信主後在生命上的挑戰或許更不容易,生命意義、身分的源頭、成就與表現,任何可能取代神的事物,都成為我們的偶像。

我看完貼文思考了一陣子,其實我所認為自己真實的模樣,也不盡然是上帝看我最單純的樣子,我想要定義自己是怎麼樣的人,不想被他人或社會眼光框住,但我沒有安靜下來相信神不會讓任何事物抹煞掉在他裡面的價值。

把價值歸回到上帝手上吧!他所創造的我才正在被捏塑,不是用我的手、不透過世界上的價值與身分認同,而是祂親自用他的愛來磨塑。

我不必害怕我失去真實的樣子,因為他是不斷煉淨與更新我們生命的主。

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;我在母腹中,你已覆庇我。 我要稱謝你,因我受造,奇妙可畏;你的作為奇妙,這是我心深知道的。(詩篇139:13–14)

--

--

過了兩個多月,決定來聊聊關於《教檢沒繳到費》這個荒謬又恩典的故事。

流水帳式的文字,但覺得這樣相對真實。
4/22 23:55
我拿出裝滿微實習資料夾放到桌上,拿著衣服準備去洗澡,心裡還咕噥著微實習這麼忙碌,到底要怎麼讀教檢?
4/23 00:05
拎著毛巾我走出浴室,坐在書桌前發呆回憶今天。把出神的自己叫回來後,順手拿出前幾天列印出來的教檢繳費單
『繳費截止期限:4/23 0:00』
我愣了一下,又看看手錶上的數字:4/23 00:10。當下我開始慌了,馬上傳訊息到教檢讀書會
「我把教檢單印出來但忘記繳費要怎麼辦嗚嗚」「我是不是要現在衝去便利商店試看看」
「趕快去試看看?」「明天打去問?」

00:32
我慌張的頂著濕透尚未吹乾的頭髮,快步衝出門到7-11請店員幫我刷條碼繳費。「嗶。這個繳費期限已經過了,不能繳喔」
焦慮感攀升的我走到ATM前,不甘心地壓抑著快掉出來的眼淚,ATM的轉帳憑證顯示「轉帳失敗」,帳戶自動關閉了。

00:45
我坐在小七的椅子上發呆,儒打了通電話過來安撫我說他們一定會想賺這筆費用的(現在想起來好好笑)。現在也沒辦法,等明天打去問問看吧。

01:50
總是上床秒睡的我,難得的失眠翻來覆去後,終於睡了。

4/24 08:00
一到彰藝之後,朋友們都替我擔心。一到8點我狂打教檢試務中心的電話,一直忙線中,刷了刷通話紀錄已經打了8通電話。
刁打電話來了,她打通但那邊說「不行,沒繳到就是不能參加考試」,我問真的沒有彈性空間嗎?她回答:「嗯對方這麼說的,怎麼會這麼荒謬」。掛完電話的我,還微微笑跟朋友們說,試務中心說不行,後來又自己打了一通電話,對方仍然堅決說不行。走投無路的我腦袋停不下來的運作,浮出無數的想法:「上帝你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?」「 還是我太心不在焉,上帝想要教訓我?」「爸媽會怎麼想?」「這樣我接下來要怎麼辦?還有什麼方法?」……

儒幫我打去師培中心問,他們說要明年考明年實習了。我意識到自己一整年的規劃直接按了刪除鍵,而現在的我正坐在校園裡面體驗著「微實習」?那一瞬間好像世界變了,不是天旋地轉的那種,而是空白地、灰暗的感覺,而我甚至不知道我在世界的哪裡。撐完講座後我跟朋友們說我要出去走走,傳了訊息跟阿傳說,我會在附近大哭一下,會好的。他便跑來彰藝校門口,陪我坐在長椅上流了幾滴眼淚,塞給我一個燕麥棒叮囑我吃掉、晚上見。

回家後拿著儒的筆電上樓,好怕在大家面前哭出來,當下的我好像脆弱到無法接受任何一點關心,只想在自己的舒適圈裡難過。那天是團契的桌遊聚會,我傳訊息請假後,像是消氣了一般、窩在床上把自己蜷著一個球,停不下來的哭泣,自責感和愧疚感黏在我的身上,我好像也想要它們存在於我的世界。本來我應該會想要自己沉淪一陣子的,而阿傳用我極不熟悉但安心的方式陪伴我痊癒,在整天不想吃東西、在害怕與恐懼侵蝕的時候,有他提醒我要禱告、要我就算不想吃也要吃一點。在這段期間我最窩心是總有願意尊重我空間的朋友,願意等待我的步調,詢問我可以接受的關心。當Gina傳給我改編的音檔時,眼淚大概是用倒的,何其恩典有這樣珍貴的陪伴。

想起來,一連串的事情讓我措手不及,腦海裡總有聲音一直告訴我「沒有資格難過」「怎麼會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粗心」,而微實習在校期間也期許自己保持好的狀態跟效率,不希望大家的氣氛被我弄得很糟;總是回到家才真的鬆開緊繃的身體,面對害怕、自責、生氣、無助、擔心和難過。但是在那段日子裡,每天上帝都用經文跟我說話,要我剛強狀膽、不看眼前,祂要帶領我踏入應許之地。在禱告中覺得很被神提醒,我開始相信神允許這件事情發生,我要成熟地承認自己的錯誤和疏失,但也不要一直聚焦在對自己失望。尋求神要我學習的、放下一切的好像和應該。

故事先講到這邊,後面還有一大段的故事,涵蓋著我與朋友、家人和自己的對話(或許下次再寫一篇文章好了)。雖然我還是去實習了,但如果沒有這個轉折,我可能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迷茫、不會有機會練習更多放下生命的掌控權、不能在畢業前有多一點跟自己、跟上帝、跟伴侶相處的時間。在大四的尾端,可以有些放縱地享受慢一點的生活,或許正也是上帝的一份禮物吧!

雖然我還是沒辦法回應這篇文章的標題,我不知道上帝明確的要我去哪裡,但不變的是知道不論到了哪裡,我都有參與祂計畫的機會,祂也必與我同在。

--

--

如果要我用一句話描繪這四年的大學生活,那我會說:這是一趟「在每個關口中,都學著更放下自我掌控」的旅程。而它,還未完待續。

因著抓不住而失控的生活,我認識了祢。

在家庭、課業與生活已徹底失序的日子裡,因著被神觸摸的那個夜晚,瀕臨死亡邊緣的我被上帝尋回;因著初嚐與祢同工的甘甜與眼淚,懷抱著感動的我,踏入了這尋求神的道路上。依稀記得青澀的自己,滿懷熱情興奮地來到彰師大,第一次踏進了倍加這個地方。

翻滾在期待中掙扎時,是祢輕聲喚我回到祢愛裡。

看重關係勝過其他事情的我,在大學初期的生活中,不斷經歷著因「理想」與「現實」差距而感到痛苦的挑戰裡。因為擔心他人評價,在要退系隊的時候感到焦慮和消沉;因為擔憂勞煩別人,在身體虛弱時堅持自己撐過。然而愛我到底的神,卻透過經文和朋友關心和提醒,讓我明白即使我再努力也不可能成為讓所有都喜歡的人。與其患得患失地擔憂著關係的破裂,我慢慢學著定睛把這些關係交給祂,在聖經的話語紮根地更多,也更能把手放的更開一些,更勇敢的去辨識不合理的自我期待中的驕傲,求聖靈幫助我不再那麼被綑綁。

因著福音的使命,我選擇進入人群中。

即使瞭解自己慢熟的個性,在神不斷以話語澆灌與呼召下,我決定踏入系學會,藉著活動與朋友建立更深入的關係。卸下了團契學生同工、同時穿上系學會幹部的身分,這段日子不如自己所期待的樣子,忙碌焦躁與自責默默壓過了自己很想做的事情、想突破的自己、想深化的關係,想愛的人們。習慣被待辦事項壓榨、凌晨回家成為了常態,這時的我也漸漸忘記怎麼哭泣、怎麼禱告;但在我把神推得好遠的時候,感謝神還拉著我維持參加小組和主日,推著自己嘗試向朋友傳福音;即使感到好無力,我的內心仍然深知祂愛我,好多朋友正為著我禱告。在當時充滿著無數的懊悔,但在往後的日子我才明白:每段的友誼在這時期變得緊密了,成為我未來好大的支持力;神更在我毫無知覺下,開拓了我周遭的福音禾場。

原來,這些難熬的過去都是神所預備的。

在大四的我,放下了那些讓我又安心又焦慮的身分,也在諮商實習的經驗中看見了那些以為已經過去,卻仍隱隱作痛的議題。在更真實意識到自己有多軟弱的過程中,我感受到諮商的力量,但也更深信唯有神是我生命的解答。也感謝神因著和朋友關係的深化,讓我可以安心自然地跟朋友提到信仰,更在每個開口握著他們的手為對方禱告的時刻,感受到上帝托住了我們,而祂的愛能醫治傷痛,賜下生命的平安與自由。我不再容易活在「我沒有活出見證」的謊言中,也更真實的體驗到與上帝同工,不靠自己的輕省。

一次次的失控中祢扶持我,每次放手就更多讓祢掌權。

「渴望獲得掌控」是我一直以來在信仰上最大的挑戰,而在畢業前短短三個月,因著疏忽無法如期的考試,半年內的規劃一瞬間要重新洗牌,面對突如其來的失控感,我察覺相較於過去自己的恐懼害怕減少了一些,或許神其實更相信我已經比過去堅強,才把這樣的挑戰放在這個時間點,好像是他把手伸向我,邀請我說:「佩樺,你願意把未來交給我吧?」

現在回頭一看那些大學生活中每個的挫敗與難受,原來都是神在鍛鍊我一步一步的學習順服、交託主權:從小小的課業失落,到人際關係的衝突與擔憂,再到畢業前生涯的掌控,我相信神在我的生命當中,要塑造我成為一個更剛強勇敢的人,也渴望在未來的旅程中,我可以更容易的把緊握住的安全感鬆開,交給真正讓我平靜穩妥的上帝!

「看哪,我差遣使者在你前面,在路上保護你,領你到我所預備的地方去。」(出埃及記23:20)

--

--

特別想記錄這個恬淡的寒假裡面,上帝的滿滿恩典。

一晃眼不知不覺就大四了,回過頭來才發現這竟是最後一個以學生身分度過的新年。原以為又會如往常般在壓力與爭吵中無奈地度過,神卻賜下小小的安慰、溫暖的互動,為這假期填滿了祝福。

新年前,臉書ig版上頻頻出現「如何應對許久不見的親戚,出自關心卻壓力滿滿的問候」,當下的我一邊滑著手機,一邊思考著回家會要面對這些嗎?面對家裡長期以來春節的互動,我的心態調整好了嗎?

自我有記憶以來,寒假在家就是無止盡的大掃除、拜拜所帶來的爭吵與壓力。在難以喘息的忙碌之中,生氣、憤怒和失望的情緒趁機滲入關係當中,春節的幸福感總有些變質的苦澀。

原本心理預備好又要再重複經歷一次「春節模式」的我,今年下定決心更多的憑著信心宣告來禱告,很奇妙的,在每個家人彼此火藥味很濃、準備要吵起來的時候,神都提醒我,快快地聽慢慢地說,保守我的心不被眼前的狀態影響。

更恩典的是,我再次嘗試主動跟爸媽解釋清楚祭拜的事情,能夠坐下來跟他們表達神的心意與勸勉,以及敬拜對於我的意義。即使他們並不是那麼的能完全明白,但是我覺得上帝給我好大的信心與平安,更加給我前所未有的盼望!

相信神要持續作王掌權於我的家中,求神幫助我不論任何景況,都能每天對祂更有信心。再多的攔阻和困難,都靠著祂大大喜樂,持續為家人禱告!

--

--

時隔三年半,在傳愛參加了第二次的短宣,何等感謝天父賜下如此寶貴的機會,也成就了這次充滿愛的小太陽營。大學忙碌的生活中,我總是久久才回嘉一趟,每每回到傳愛總會有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覺,好像很多弟兄姊妹都不太認識,也不由得感到有點惋惜。如今大四的我總算放下了外務,多了些喘息的空間,也因著渴望能跟母會的弟兄姊妹更多連結和認識,所以興奮地答應了偉智哥的邀請。在行前的籌備,即使跟活動組的大家不太認識,但有盡責充滿效率的組長徐佳,貼心的提醒並訂好所有的時程,讓我幾乎感受不到學期間的籌備的壓力,時間一晃眼就來到了營期,好像自己的心情都還沒預備好,就開車上山到了鹿谷這純樸可愛的地方。 曾經聽過弟兄姊妹描述在初鄉國小的短宣,知道在這幾年的寒冬與溽暑,同工們在這塊土地努力地播下福音的種子,鍥而不捨的澆灌,我帶著期待的心情,安心地與夥伴們展開了這次與天父同工的短短旅程。其實一開始知道自己要帶的組別是高年級時,不免會有點緊張跟擔心,過去與青少年接觸的經驗中,知道這個年紀的孩子們可能更有自己的想法、對於老師的獎勵和規勸反應也不大,又對於初鄉孩子們的特性也不熟悉,深怕自己會很難跟孩子打成一片,或是沒能做好隊輔的角色;不過因為同組中有參與多次短宣、經驗豐富的夥伴書亞、俊文和于芳,因此在這幾天的營期中,我可以更自在放鬆的投入在營隊中,少了許多的憂慮與擔憂。

祢,一直都在! 2021寒-傳愛短宣
祢,一直都在! 2021寒-傳愛短宣

時隔三年半,在傳愛參加了第二次的短宣,何等感謝天父賜下如此寶貴的機會,也成就了這次充滿愛的小太陽營。大學忙碌的生活中,我總是久久才回嘉一趟,每每回到傳愛總會有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覺,好像很多弟兄姊妹都不太認識,也不由得感到有點惋惜。如今大四的我總算放下了外務,多了些喘息的空間,也因著渴望能跟母會的弟兄姊妹更多連結和認識,所以興奮地答應了偉智哥的邀請。在行前的籌備,即使跟活動組的大家不太認識,但有盡責充滿效率的組長徐佳,貼心的提醒並訂好所有的時程,讓我幾乎感受不到學期間的籌備的壓力,時間一晃眼就來到了營期,好像自己的心情都還沒預備好,就開車上山到了鹿谷這純樸可愛的地方。

曾經聽過弟兄姊妹描述在初鄉國小的短宣,知道在這幾年的寒冬與溽暑,同工們在這塊土地努力地播下福音的種子,鍥而不捨的澆灌,我帶著期待的心情,安心地與夥伴們展開了這次與天父同工的短短旅程。其實一開始知道自己要帶的組別是高年級時,不免會有點緊張跟擔心,過去與青少年接觸的經驗中,知道這個年紀的孩子們可能更有自己的想法、對於老師的獎勵和規勸反應也不大,又對於初鄉孩子們的特性也不熟悉,深怕自己會很難跟孩子打成一片,或是沒能做好隊輔的角色;不過因為同組中有參與多次短宣、經驗豐富的夥伴書亞、俊文和于芳,因此在這幾天的營期中,我可以更自在放鬆的投入在營隊中,少了許多的憂慮與擔憂。

其實我是個很喜歡團隊合作的人,團契再加上系學會的活動,大學三年多來的寒暑假塞滿了無數個營隊。以往的我總是會想要在營期中達成營隊的宗旨,為自己的表現設定目標,並在營期當中檢討自己做錯了什麼、還可以再多做些什麼,無形中加給自己不少的壓力,難以真實放鬆享受在營隊的當下。但很奇妙的是在這次的短宣中,是我幾乎最感受不到壓力的一次,我想是因為大家都以基督的愛彼此寬容,即使我做錯、沒做好,總是會有弟兄姊妹協助,在這個短宣的期間,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置身事外的。雖然我知道自己跟這些孩子們的關係還是淺淺的,似乎慢熟的自己還沒打入他們的內心,不過我也不再如以往苛責自己,而是更多感謝天父賜給機會來服事這群可愛的孩子。

短宣的每天有弟兄姊妹、師母和牧師預備的豐盛午餐;在孩子們下課後,大夥兒用心的晚餐盛宴;戲劇組認真的排戲和練舞;外語夥伴們認真的討論課程;姊妹們體貼的打掃圖書室的木板,對抗源源不絕的螞蟻攻擊;在tea time時間彼此喜樂的分享故事……只要大家聚在一起,總是充滿喜樂的笑聲。在短短的營隊期間我們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,彼此幫浦、互相學習、練習溝通、一起承擔和完成了無數的課程與活動。在小組課程中透過聖經故事讓孩子們認識這份信仰,在每個互動中我們懷抱著上帝的愛與孩子交流,都讓我內心好喜樂與感動。讓我最受到感動的是在敬拜時間,孩子們一起大聲唱著「我要大聲宣告耶穌,你一直都在」,「從天父來的愛,把懼怕挪開」,即使知道他們小小的內心,可能還沒有意識到上帝存在,但我們共同見證了初鄉的這塊福音硬土在不斷的灑種與澆灌下,已經慢慢的鬆動,我也相信:有一天這群孩子們也會成為神的兒女,讓我們在主裡面合一。

在短宣中我的內心被神的愛充充足足的填滿,真實體會到羅馬書保羅所寫的 — 「無論是死,是生,是天使,是掌權的,是有能的,是現在的事,是將來的事,是高處的,是低處的,是別的受造之物,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」。相信這塊土地上的每個孩子、每個家庭都能夠經歷神福音的大能拯救。感謝上帝的豐盛的慈愛與恩典,保守整個短宣的進行,因著主福音的大能,才得以成就這次的短宣,將榮耀歸給神!

--

--

這是貝殼女孩的故事。短短的連載,或許也能感動你/妳的心。

對於神愈來愈好奇的女孩,開始默默地跑去家裡附近的教會,
因為擔心被認出來總會偷溜進外語聚會,即使要迷茫的理解英文、聽著似懂非懂的詩歌,但她的心裡總是暖暖的。

後來熱情的L邀請女孩參加環島傳福音的行動,
女孩跟著大家在大街小巷唱詩歌、發單張,更到訪了許多的醫院,
每到醫院,女孩就像是回到那最初認識神的地方,
她第一次用短短的見證,分享祂的醫治與平安,
她第一次緊握著病人的手、感受到對方顫抖地哭泣,為他禱告
她第一次望著老奶奶的眼睛,被她年老到充滿盼望的眼神所感動

女孩在經歷中發現,自己能認識上帝,真是最重要也最寶貴的事情。
從此之後,女孩知道自己不再需要好用力證明自己,
即使沒有達到「該成為的樣子」也沒關係,
因為重要的是,女孩的價值不在是自己,而是上帝的兒女。
只要她願意相信主耶穌基督的捨命與犧牲,她已經獲得全新的生命。

約翰一書 4:9 神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,使我們藉著他得生,神愛我們的心,在此就顯明了。

女孩的故事告一段落,希望成為你/妳的幫助或鼓勵。
而她還需要更倚靠上帝,不斷勝過軟弱,相信未來還有更多的故事,能夠成為他人的祝福。

約書亞記 1:7 只要剛強,大大壯膽,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,不可偏離左右,使你無論往哪裡去,都可以順利。

--

--

Peihua Lee

Peihua Lee

我是佩樺,喜歡用文字與圖片紀錄生活。正在練習紀錄上帝所賜的恩典、每個經歷祂的時刻。